第十三章 回“家”

屋顶的白铁片在骄阳的照耀下叽叽嘎嘎作响。就是在走廊里,也热得让人难以忍受。我看着花园中光线和阴影在嬉戏,听着鸟儿们飞过蓝色发白的天空时的歌声,我感到忧伤。

我刚刚才在这本书第十二章的末尾划上最后一个句号。我被要求写这本书,这任务有时并不那么容易。有时想不起细节了,我就得花好几小时努力回想涛告诉我的那些事情,特别是她希望我写出来的那些事情。之后,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所有的信息就又回到了我的脑子里,包括所有的细节,就好像有个声音在我的肩膀上口授着每个词。这时我就会一鼓作气写得直到双手抽筋。在大约三小时的时间里,有时多一些,有时又少一些,印象中的那些东西会涌满我的脑子。


- 阅读剩余部分 -

第十二章 不寻常的旅行访问不寻常的人们

涛说完后,我清楚地看到她的辉光变得暗淡了。外面,雨已经停了。太阳照在巨大的白云上面,使它发出蓝色和粉色的光芒。树枝在微风中飘摇,树叶上的水滴中荡漾着万千道彩虹,使整个林子显得生气勃勃。鸟儿甜美的歌声混杂着昆虫柔软的音乐声和光线的色彩,欢迎着太阳的重新到来。这景色漂亮极了,是我从未见到过的。我们俩谁都不想说话,任由我们的灵魂尽情地享受着我们周围的美丽。


- 阅读剩余部分 -

第十一章 谁是基督?

“这发生在法老塞梯一世(pharaoh Seti l)的时侯。那时,地球人类全都变成了拜物主义(Materialistic)。埃及上层社会的吸毒是普遍的现象,希腊也是如此。与动物的私通(fornication)等一些与宇宙规律截然相反的事情决不罕见。”

“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我们认为有必要的时候提供帮助,我们决定这时候出面纠正历史的方向和进程。我们得把希伯来人带出埃及,因为在当时埃及人的罪恶统治下,他们不能像自由人那样生活。我们决定派一个人,他应能够将他们从埃及带回他们以前曾经住过的地方,就是说,回到他们到达地球后很快就定居的那个地方。”

“在纳希梯(Naxiti),一个第八等级的星球上,一个叫西奥西廷(xioxtin)的人刚死去,他的灵体正等待着转为海奥华的肉体。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他也许能成为希伯来人的拯救者。所以他就转世到了地球上,叫摩西(Moses)。”


- 阅读剩余部分 -

​第十章 奇异的外星人和我的前世

时间过去了,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我本能地将头转到了左边。我见过的那两个人中的一个,从左边朝我们走来,他还带着另一个人,他的手搭在那人的肩上。那人显得很老,当时我以为那老人是红印度(Red Indian)的首领,就像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那样。我在这里尽量描述一下他。

他很矮,大约有一米五,但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他的身宽和身高一样,就像一个圆球。他的头也是圆的,坐落在肩上。使我第一眼就把他当成印第安首领的是他的头发,那与其说是头发不如说是羽毛,呈黄、红、和蓝色。眼睛相当红,面目扁平似蒙古人。他没有眉毛,但睫毛比我们长四倍。他也得了一件和我的一样的外衣,但颜色不一样。从外衣里伸出来的手足和他的脸一样都是淡蓝色。他的辉光是银色的,闪闪发光,头部有着很强的金色光晕。

- 阅读剩余部分 -

​第九章 我们所谓的文明

向拉梯欧奴斯和他的同伴们表达了敬意并道别后,我们就离开村庄,登上飞台,朝我的蛋形屋进发。这次我们走了另一条路,我们飞过大片农田,中途逗留的时间很长,使我有足够的机会欣赏那长着特大穗子的麦子。我们飞过了一个满有趣的城市,不但所有的建筑物都是蛋形的,有大有小,而且城里没有街道。我倒是理解这个原因:这里的人们能够飞行,无论用与不用拉梯乌克都能,所以街道不是必需的。我们从那些进出蛋形屋的人们身旁经过,大的蛋形屋和我见过的宇航中心蛋形屋基本上一样大。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