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

老子:「道德經」:第一章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 阅读剩余部分 -

2020年2月29,晴
昨天晚上反思了最近几天急躁的状态,又学习了一遍非暴力沟通,心情好了很多。
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说过:不加评论的观察,是人类智慧的最高形式。
而下面这首鲁思·贝本梅尔的诗,完美的展现了观察的美,今天早上读到时真的被震撼了,收藏一下。




- 阅读剩余部分 -

后记 2009-11-26 18:55

我现在将这个后记加在三年前完成的书稿后面。在这三年里,我未能将之印刷发表出去。后来遇到阿拉福拉出版社(Arafura Publishing),他们有勇气发表这不寻常的、独特的故事。

那段时间对我很难,而且出乎我的意料,涛没有给过我任何信号,我和她没有任何接触,无论是经心灵感应或是躯体接触都没有。只有过一次,是在凯恩斯(Cairns)出现过奇怪的幽影,那毫无疑问是有意表明她们仍在注视着我,但也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信息。我现在意识到,书的迟迟发表是预先计划好了的。因此,随着一连串相关事件的出现,涛只花了两个月就使我的书吸引了最合适的出版商的注意。

- 阅读剩余部分 -

第十三章 回“家”

屋顶的白铁片在骄阳的照耀下叽叽嘎嘎作响。就是在走廊里,也热得让人难以忍受。我看着花园中光线和阴影在嬉戏,听着鸟儿们飞过蓝色发白的天空时的歌声,我感到忧伤。

我刚刚才在这本书第十二章的末尾划上最后一个句号。我被要求写这本书,这任务有时并不那么容易。有时想不起细节了,我就得花好几小时努力回想涛告诉我的那些事情,特别是她希望我写出来的那些事情。之后,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所有的信息就又回到了我的脑子里,包括所有的细节,就好像有个声音在我的肩膀上口授着每个词。这时我就会一鼓作气写得直到双手抽筋。在大约三小时的时间里,有时多一些,有时又少一些,印象中的那些东西会涌满我的脑子。


- 阅读剩余部分 -

第十二章 不寻常的旅行访问不寻常的人们

涛说完后,我清楚地看到她的辉光变得暗淡了。外面,雨已经停了。太阳照在巨大的白云上面,使它发出蓝色和粉色的光芒。树枝在微风中飘摇,树叶上的水滴中荡漾着万千道彩虹,使整个林子显得生气勃勃。鸟儿甜美的歌声混杂着昆虫柔软的音乐声和光线的色彩,欢迎着太阳的重新到来。这景色漂亮极了,是我从未见到过的。我们俩谁都不想说话,任由我们的灵魂尽情地享受着我们周围的美丽。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