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2009-11-26 18:55

我现在将这个后记加在三年前完成的书稿后面。在这三年里,我未能将之印刷发表出去。后来遇到阿拉福拉出版社(Arafura Publishing),他们有勇气发表这不寻常的、独特的故事。

那段时间对我很难,而且出乎我的意料,涛没有给过我任何信号,我和她没有任何接触,无论是经心灵感应或是躯体接触都没有。只有过一次,是在凯恩斯(Cairns)出现过奇怪的幽影,那毫无疑问是有意表明她们仍在注视着我,但也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信息。我现在意识到,书的迟迟发表是预先计划好了的。因此,随着一连串相关事件的出现,涛只花了两个月就使我的书吸引了最合适的出版商的注意。

她们,涛和她们的人,有意让事情成为那样的。因为三年以前,世界还没有可能接受这本书,而现在是时候了。猛一看似乎有些奇怪,但我觉得这很自然。由于我了解她们,我知道她们有能力将事件安排得准确到最后一秒钟,如果她们认为在那一秒钟之后事情的发生会有最佳效果的话。

在这三年里,我曾让我的几个朋友和熟人看过这本书稿。在那期间,我完全明白了为什么涛她们希望我写这本书,及为什么她们还要把我的躯体也带到她们那里去。我坚持要用‘躯体’这个词,是因为最常见的问题是:“你肯定是在做梦;你肯定作了一连串的梦。”

不管是什么样的反应,凡读过书稿的人都被它的内容所震撼。有三种读者:

第一种,也是绝大多数,仍然不相信我去过另一个星球,但他们承认这本书使他们震动了,感动了。但他们说,不管怎么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书中提供的不可估量的信息。

第二种,是上面那些人中的一部分,他们连续把书读了三遍之后,相信了我在书中所讲的是事实。这些读者是对的。

第三种人,是那些在读这本书之前就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有关方面知识和修养的人,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真实的故事。

我在此还是坚持给读者们一句忠言:这本书必须读,而且要一读再读,连读三遍。在大约十五个读过这本书的人当中,每个人都有些话要说,而且对我提了很多详细的问题。我的一个朋友是德国一所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她都把这书读了三遍,书现在还在她的床头柜上放着。如果有读者感兴趣,我可以点出她的名和姓来。

但是,我还是有这么一个朋友,他的反应真让我生气,但幸亏只有一例。他问我,宇宙飞船是由螺钉还是由铆钉组装起来的。他还问我,在海奥华上,有没有电报发射天线。我曾强烈建议他再读一遍书稿。他的另一个评语是,书中应该描写更多的宇宙飞船或星球之间的战争,用的是些飞弹及其它致命武器。“人们喜欢的就是这些。”他说。我不得不提醒他说,这不是本科幻小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不认为我的朋友真的读懂了这本书。他实在应该读一些别的书:他没有理解和接受这类信息的基础心理。但不幸的是,这种人不止他一个。如果你,读者,感兴趣的是什么战争冲突、流血事件、性爱、暴力、星球爆炸和巨兽怪物,对不起,你浪费了你的时间和钱,你应该买一本科幻小说,这一点我在前言中就曾提到过了。既然你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这不是一本科幻小说,我催你以一种反常的思维,也就是说以客观和积极的探讨的心理,把这本书再读一遍。这样你才不会真的浪费你的时间和金钱。反过来说,就你花的钱而言,你会得到你生命中最伟大的报酬,精神上的而不是物质上的,那不是最重要的一种报酬吗?

读过书稿的人们曾向我提出了许多关于宗教方面的问题,特别是关于基督教的,对此我不能不加以解释。如果你是宗教徒,特别是基督教徒,如果你被所指出的圣经中的那些错误所震惊,特别是被那个死于十字架上的基督的真实身份所震撼,我很抱歉。但我必须强调,这本书的本意并不是要有意揭任何宗教组织的短。而且,这不是我自己的观察所见,而是由涛一字一句‘叮嘱’给我的、来自于涛拉大师的话。她们要求我将她们给我解释的事情准确地记录下来,而不应改动任何东西。我只是遵命行事。

我和涛之间曾有过许多其它方面事情的交谈,但那些内容并没有被包括在这本书里。相信我,这些人们在任何方面都比我们先进。从她们那儿,我曾学到了比写在这本书里的还要重要的东西,但我不得把它们写出来,因为我们根本理解不了。但是,我得趁此机会在这篇后记中阐述一些我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提醒读者注意以下几点非常重要的地方:

我曾听到一些关于这本书的议论,对那我不以为然:“他以为他是新基督。”

“他是个圣人(Great Guru),我们应该跟从他的学说和教义。”或者“你应该成立一个新教派(A shram),事情就好办多了。”或更有甚者,“你应当建立一个新宗教”等等。

我只能替这些人辩解,他们中的许多人只是听说过我的特殊旅行,而并没有真的读过这本书。我必须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这本书必须一读再读,连读数次。像上帝和造物主这一类重要事情,人们怎么就那么乐意听别人谈论,而不是离开喧嚣的公众场合,自己坐下来静静地读一读这本书?他们本来是有时间这么做的。要知道,“说出去的话出口就没了,而写下的话怎么都还在。”(the spoken word vanished, but the written word remains)。

他们为什么热衷于以这本书的内容为教义来组成新的宗教团体和组织?我们这个星球上已经有过成百种宗教,还不算多吗?它们都没有起多大作用,不是吗?

穆斯林和罗马天主教之间在十字军时期的战争,不就是打着上帝和宗教的旗号的吗?

西班牙天主教徒的抢劫、污辱、掠夺墨西哥阿兹特克(Aztecs)民族,不就因为后者不信奉天主教吗?尽管阿兹特克人在当时的文明程度其实还是很高的,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宗教,虽然也不怎么样,因为他们用成千上万的人当祭品来供奉他们的上帝。如果你还记得,这和巴卡拉梯尼人在一百万年以前在非洲北部独立时期所作的事情一模一样。

那些企图控制人们的牧师们,曾对这些不同的宗教做过认真的研究,目的是使他们继续享有权力和财富。

任何宗教都像政治家,他们的领袖人物也傲慢自大、渴望权力。基督骑着一头驴(Christ mounted a donkey),死在十字架上,一个宗教就产生了。驴子变成了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梵蒂冈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个权力王国。

在政治界,伪善的政治家热衷于人们的恭维夸奖,追求财富和权力。其实有很多这样的人,只有这一切都到手时他们才会满足。那么那些成千上百万被他们愚弄的人民怎么样了?他们得到满足了吗?

涛告诉我说,这本书不仅是要开导这个星球上的人们,也是为了使他们的眼睛睁大些,使人们能意识到他们周围都发生了什么。对于我们容忍少数政治家误导我们的行为,涛和她的人们表示了极大的关切。这些政治家们老练圆滑,使我们以为我们是自由的和民主的。可是按照宇宙法则,我们连一群羊都不如。虽然我们有时偏离了轨道,自以为我们是自由的,其实那不过是个幻觉,因为我们最终还是进了屠宰场而丝毫没有意识到。

政治家口中的民主只不过是个烟幕。大多数政治家都有三个上帝:权力、荣誉和财富。但是,他们毕竟还是害怕民众的,因为,就象阿尔卡依(第十章)讲的例子,成群的民众如果行动方式得当的话,民众会达到他们的目的的。苏联的共C党政权现在不也垮台了吗?而且全世界都知道,克格勃是一个邪恶的强权组织。

但是我必须承认,我的而不是我们的朋友们,就是由于让这些人‘活动’着才避免了无尽的流血可能。我知道这一点已经很久了。他们也许极巧妙地阻止了这本书的出版,才使我有现在这个机会将这篇后记附在这里。

记住,人类生来就有选择的自由。所有的集权统治集团都否认这一点,它们总有一天会垮台的。我建议你们注意一下中国……

许多国家的当权者们,虽然他们是以所谓的民主方式选出来的,一旦得到了权力就我行我素,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情。法国政府就是一个例子,它仍然在太平洋试验核武器,使放射性物质污染了我们星球上最后一个大型自然资源——海洋。据可靠消息,在 Mururoa 的法国科学家们非常担心‘巨型化’(gigantism)的出现,因为放射性物质已经影响了一些鱼种,特别是鹦鹉鱼,这种鱼的体积已经变得有正常的三倍大了。但愿这种现象不要出现在我们那里的海中的大白鲨身上!

更进一步讲,如果你仔细留神在慕茹柔(Mururoa)那些水下核爆炸的时间,你就会注意到在核爆数小时后(通常是二到四天),地球上某个地方就总有高强度的地震发生……

法国政治家们因而对全球造成了数世纪的灾害。我为我是个法国人而感到羞耻和惭愧……

萨达姆.侯赛因下令将数百口油井点燃的时候,也对全星球人类犯下了大罪。他也必须接受对他在入侵科威特期间的残暴行为的审判。对这一切,联合国做了些什么?

巴西政府在有计划地摧毁着亚马逊雨林和他们自己的未来,他们犯的也是全球性的罪行。

口里说着这种社会、政治和管理体制必须改变的人们却什么也没有做,所有的人都在发牢骚和抱怨我们差劲的刑法制度。它当然不好,法律及其它有关的事情似乎是为了那些歹徒们的利益制定的。

还记不记得巴卡拉梯尼上的刑法制度?它可不像阿兹特克的刑法制度。前者的制度最好,就因为它有效。

光说“体制不好”,他们应该改变,不够。他们,当我们说他们的时候,他们是谁?立法议员、政府首脑,所有这些人都是我们、是你选出来的。要改变这个体制,法律必须修改,相关的领导人也得更换。你必须强迫那些代表你的政治家们改变那些无效的不起作用的法律、那些无效的体制,(把它们)永远地改变过来。政治家们常常是原地踏步而不愿意承担他们自己的责任。每一项法律的制定和修改都要做极多的工作和承担责任,这些对他们来说常常是太难了,因为,就像我说的,他们大多数人处在那个位置上就是为了名声和丰厚的年薪。假如你真的希望有些好的政治家,那就把政治家的工资削减到一个乡镇银行经理的水平,你就会发现没有几个政治家会留下来。但留下来的这些人,就会是正直诚实和真心为人民做事的人。

你就是那些选这些政治家的人。你们的大多数人都已经忍耐得够多的了,他们并没有做他们对我们的国家所应该做的事情。总有一天,公民们必须迫使他们做下次选举之前他们应该做的事情,实践他们对那些选举他们的大多数人所承诺的事情。如果没有其它任何办法,普通公民们能够强迫政治家们承担他们的责任,他们必须承担。

千万注意,我们在此不是谈无政府主义,而是在讲原则。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需要纪律。但我们需要的不是集权统治,而是民主,一个说话算话的民主体制。如果说话不算数,就该你采取手段行动了,因为让政治家们在位时使百万民众失望,和在下次选举前一直愚弄着人们是说不过去的。

这些大政治家们最好做他们自己的工作,而不是将百分之八十的时间花在讨论他自己的党内的政策上。

人们对你说,“我们能做什么?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这完全错了。

普通人能够、也必须要求那些民选的和联邦的政府完成他们的任务。他们就是因这些承诺而被选的。

普通人也有巨大的能力。如阿尔卡依所说的(第十章),人类所具有的巨大力量,多亏他们的智慧,就是“韧性”(the power of inertia),那是一个巨大的武器。非暴力的力量,也是最好的办法,因为暴力只会引来更多的暴力。基督说过,

“靠剑活着的人终将被剑所杀。”

一个人能够毫无武装地挡住一辆坦克。他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因为坦克上的士兵们不敢从他的身上碾过,他们被这个毫无武装的人的自杀性行为震摄住了。

上百万的人们都在电视上看到了这个镜头。

甘地也曾有效地制止了可怕的流血惨案的发生。茂特班特(Mounthattern)君王自己也意识到了,如果他派五万军队去加尔各答(Calcutta),他们将会被屠杀;而甘地自己,独自一人,通过非暴力行为就避免了可能的流血事件。

在阿尔卡依的星球上,人们用所谓“有故障”的车堵塞了交通,这种车有万辆之多,警察知道那是故意的,但没办法。如有救火车或救护车到来,人们就将自己的车推到路边,让开路;之后又将车推回路上。那就是韧性的抗议:他们不动、不吃、不喊,他们无声地抗议着法律和命令。当然,他们说,他们当然愿意将路腾开,但没有机械,他们没法呀?整个国家都瘫痪了,他们没有横幅标语,没有口号,没有呼喊或谩骂,只有无声的反抗。

让我们一起来做一个小试验,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准备好了吗?好,前边几行,我做了个加法,告诉你说我买了价值 2.56 元的货,我交了 5 元,店主给我找回了 2.54 元。幸亏你不是那店主,否则你要亏损十分钱。我举那么个例子是想抓住你,看你是不是那些看到上一段就停下来检查了计算总数的人之一。如果你这么做了,说明你不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如果你属于第二类人,看到上一段而没有核实我所说的计算,你最好现在就改变你的行为。你是一个有神性的人,应为此自豪,而不要再像只羊。

你已经将这本书从头读到了尾,这本身就好极了。好极了?是呀,因为那说明你感兴趣的不只是你的牛排、土豆条、汉堡包、酸泡菜或一杯啤酒。你做对了!

下面我将主要对全世界成百万的年轻人们讲一些话。涛要我写的任何东西,以及我现在加上的这部分,都同样对年轻人适用,但我现在还要加一些特别与年轻人有关的话。

我的朋友们,大批大批的你们失去了希望,失业了,无聊地住在拥挤的城镇里。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彻底改变一下你们的生活方式?与其待在郁闷的不健康的环境中,干嘛不自己组织起来走一条全新的道路?

在此,我特别指的是澳大利亚,因为我不完全知道其它国家有什么样的自然资源,但我这里所说的原则适用于所有的国家。

组织起来,和政府签订一个为期九十九年的一块可耕土地租用合同(有这样的土地的,相信我),这样,你们就可以创立一个集体农场(communal farms),达到自给自足。你会满足和自豪地向你们周围的人们表明你们不是“懒虫”,表明你们做的甚至比一个国家都要好。你们甚至可以建立一个“县”,以你们自己的规章和纪律管理它,但同时仍然要遵守所在国家的法律。

我现在被说服了,一个好政府会乐意“鼓励”你们走正确的道路的(要不然他们会浪费许多钱的,仅一次,政府就会因一大堆理由而支出许多钱)。

当然,你们得承担责任,因为所有的轻蔑和毁谤都会冲你们而来;因为他们相信你们是“失望”的人。我自己信任你们,相信你们年轻一代会创立一个更好的、更干净的和更精神化的世界。涛拉讲的那些话你还没有听到过吗?

因此,你们必须证明你们是有责任心的;你们必须建立自己的管理制度。从一开始就不得吸毒。因为你们已经知道,毒品会侵扰你们的灵体,那是你们的真正的自我。你们一点都不需要毒品。你们之中谁如果有朋友陷在了那个陷阱里,但还想得到帮助的话,会有办法救他们的。你们面前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不只是帮助你们的同伴,还要重新创立你们的生活方式。你们会因此而发现未知的幸福。从物质的角度看,你们“回归了自然”,你们是第一个这么严肃认真地实践着的人们。你们需要什么来生存呢?空气、水、面包、蔬菜和肉食。

你们会自己得到这一切而不必再使用化学制剂。以色列的“集体合作农场”完全适用。你们会实践得更好,因为在澳大利亚,你们是多元文化的人。物质上超越别人并不成问题,重要的是你们活得幸福,活得自豪。之后,在精神和娱乐方面,你们会有自己的迪斯科。你们知道,露天广场的迪斯科和城里的迪斯科让人感到同样的欢乐!你们会有自己的图书馆、自己的剧场,在那里上演你们自己的戏剧;你们有自己的象棋、乒乓球、网球、保龄球、台球、足球、射箭、击剑、冲浪、骑马、钓鱼,等等;有些人喜欢古典舞蹈,而另一些人喜欢武术。你们会避免那些会引起太多怨恨的暴力游戏。

你们会明白你们有数不尽的事要做,比在任何城市的街角所能做的要多得多。

瑜伽功(Yoga)会使你在躯体上和精神上都得到极大的好处。我乐意坚持这个观点,特别是坚持通过生命能中心(chakras)的呼吸锻炼,每天早晨和晚上各三十分钟的瑜伽功锻炼将是最好的。

你们是新的一代,你们的大多数人都明白你们必须顺从而不是对抗大自然。

当你们以合理的理由要求保护树木的时候,大多数对抗大自然的笨蛋们会责备你们。他们会轻蔑地叫你们是“青皮虫”(greenie)或“皮皮”(pippy)。向全世界但主要是向你们自己证明你可以实践你的信仰,因为当你们开始在集体农场工作的时候,你们就能够做更多的保护自然的事情;你们甚至能创造森林。从你们中间选出有责任心的人,不是什么老板或大师,而是有责任心的人,即参谋,以民主的方式把他们选出来。我现在相信了,你们能够向全世界表明你们所做的工作比由那些说话不算数的政治家们领导的整个国家都做得更好。在此,我以宇宙万物(UNIVERSE)的名义,谢谢你们。

涛告诉你(第九章)宗教和政治是社会发展的两大障碍。

因此,如果你打算给我的出版商寄来大批信件希望我回复,或建议我成为你们的大师或创立新的宗教,你们就再好好想一想吧。你们这样做就违背了我的本意以及涛拉和涛的本意了。你们就会失望的。

涛告诉你,最伟大的神庙在人们自己的心里;在那儿、在禅坐和专注练习的过程中,人们通过自己的较高级自我(Higher-self)就能随时和神灵(the creator),即他们的创造者交流。

不要跟我说什么修教堂和庙宇,成立新教派或其它什么的。

向你们内心看,你们会知道你具备有和他(HIM)通话交流的一切条件,因为就是他将那一切放在了你们心里。

最后,我想这么说来结束我的后记:作为涛和涛拉们的卑下的侍从(humble servant),是他们要我写这本书的。我想最后一次提醒你们,无论有什么样的宗教,无论你相信哪一个,都绝对不会改变伟大的神灵(SPIRIT)、上帝(GOD)、造物主(THE CREATOR)(不管你称呼他什么)所创立的一切。

任何宗教、任何信仰、和任何书籍,甚至包括这本书,都绝不可能改变神灵在宇宙中建立的真理和秩序。

水永远从江河流向大海,即使是哪个宗教、教派、或成亿的人们想相信那相反的事情。

唯一的真理,永恒的东西,就是神灵的法则和定律(the law of the CREATOR),就是他在最初就希望的宇宙定律(the UNIVERSAL Law)、他的法则(HIS LAW)。这是任何人都绝对改变不了的。

戴斯玛克特(M Desmarquet)

凯恩斯,澳大利亚,一九九三年四月
(完)

全书完

qrcode_for_gh_0767da36ba16_344.jpg

扫描二维码并关注公众号:平平无奇的灵魂
回复关键字:海奥华
即可下载<<海奥华预言>>电子书

标签: 海奥华预言

添加新评论